必威藏香猪养殖是愿望

align=center>

[科技苑]城里人的田园梦到愿望的背面去寻梦 本视频由CCTV7科技苑官网提供

:他是一家年销售额五百多万元的公司老板,却放弃都市生活,一头扎进深山里养猪;藏香猪野性十足,种种难题接踵而至,但为了一个田园梦,他甘愿倾其所有。1000多亩山地,2000多头藏香猪,那是一个怎样的梦想?

城里人的田园梦到愿望的背面去寻梦

:丁志民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市开了一家销售公司,没几年,年销售额就达到五百多万元。作为一个老板,过着让人羡慕的日子。可是2008年,他却在北京顺义承包了200亩地,要建个农场;后来又在北京密云山区承包了1000多亩山地,养起了藏香猪。丁志民说,就在那片山地里,他找到了自己的梦想。

(字幕 :北京市密云区太师屯镇)

:这是北京密云区的一片山林。绵延的山林深处,生活着2000头狂野的藏香猪。

必威 1

丁志民是藏香猪的主人。

丁志民正在给记者介绍藏香猪的特点。忽然,山上一阵骚乱,饲养员追着一头藏香猪在林间狂奔起来。
猪嘴里似乎叼着东西,跑的很快。把饲养员甩开之后,远远地躲在树丛后面嚼起了什么。

记者:这是怎么回事?

丁志民:刚才这头母猪叼了一头小猪就往山上跑,我们有时候就会发现这种现象,你看,它现在基本上。

记者:就在那吃小猪?

丁志民:就是很。

记者:真残忍。

丁志民:这可能也是它一种野性的体现。

:这血腥的一幕就在眼前发生。但作为藏香猪的主人,丁志民已经不会一惊一乍了。从2010年开始养这种野性极大的藏香猪,丁志民现在已经熟知它们的习性。就连经过山上的一棵树,丁志民都知道他的猪曾经在这里干了什么。

丁志民:你看,这是猪,它们猪偶尔童心未泯,它也偶尔打打牙祭,看见里面有蚂蚁,它有时候就去掏,用鼻子,前爪去挠,有时候就挠出一个洞来,所以说有时候它是半去觅食,半去玩耍。

记者:这是猪掏的洞?

丁志民:对,这是猪掏的。

:谈起藏香猪,丁志民滔滔不绝。可是几年之前,他压根没想过自己会从事这个行业。丁志民虽然毕业于中国农业大学,学的是畜牧专业,但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却完全把养殖业排除在外。

丁志民:99年我到北京昌平的一家种猪场做实习,好不容易出猪场,在公交车上,上了车之后,没2分钟,旁边的人都走完了,离我2米远,眼光都不一样,我就感觉到。感觉自尊心受到很大一个挫折,所以当时就想,我以后再也不养猪了。

记者:当时很难过,是吗?

丁志民:当时确实是不舒服,太不舒服了,不说了这个了,行吗?

:听得出来,丁志民对养猪没有兴趣。事实上,他毕业之后的工作也的确和专业不相关。他在北京市区开了一家销售公司,年销售额五百多万元。作为一个老板,过着让人羡慕的日子。那丁志民为什么要放弃都市生活,跑到大山里去养殖藏香猪呢?

(字幕:北京市顺义区)

记者:这是黄瓜。

丁志民:这是黄瓜,来,吃一口,我们平时都这样吃的,掰下来,也不用洗,特别香,来一根?

:这是位于顺义区的一个有机农场。是2008年,丁志民和朋友合伙搞起来的。

那时的丁志民想法很简单,既然有钱又有闲,那就承包一块地,种有机蔬菜。有机蔬菜价格高,不仅自家管够吃,还能卖出去赚更多的钱。没想到,这个似乎很简单的田园梦会变成了他的一个噩梦。

丁志民知道种有机蔬菜不能使用化肥农药,但不懂选择抗病能力强的蔬菜品种,也不知道施有机肥之前要进行无害化处理,更不知道病虫害该怎样综合防治。结果,种出来的菜卖不出去,全烂在地里。卖又卖不出去,投入的费用又那么高,2009年年底,合伙人撒手不干,丁志民成了孤家寡人。

丁志民:农业就是,你投进去,你看不见,这么大地方,你一百万,两百万都看不见在哪,丢到哪,水泡都不起一个。

:这是丁志民的父母。当农场只剩下丁志民一个人时,为了帮着管理,丁志民把退了休的父母从江西老家接到了顺义农场。但是到了2010年,农场仍然是个赔钱的无底洞,父母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干了。

丁志民的母亲
龙海庚:确实有说不出的苦,为了这个儿子,真是。我一生结婚,那么苦,那么穷都没有流过泪,我在这里干活,真是晚上流泪。因为腰好痛,痛得确实有影响。我都供了你上大学,你现在还让我受这个苦,心里好难受。不好受,一点都不好受。

丁志民的父亲
丁包成:年年赔,我说你在那里赚点钱,都放到这个地方,你划得来吗?

丁志民陷入了尴尬的境地。3年时间,他销售公司的钱全都投进了这个农场,还连累父母背井离乡来这里受罪。可是如果承认失败,就此放弃这个农场,他又实在是不甘心。

丁志民:我不甘心。我要是继续投入的话,我还有希望。如果我不投了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:丁志民很清楚,仅靠种植,这个农场显然连本都收不回来了。怎么办呢?他思来想去,思路居然在他最不喜欢的养殖业上定格。

丁志民:后来我慢慢想,因为我很多同学都是在畜牧这个领域,然后跟他们做一些探讨之后,觉得他们有一些建议,你有这么大的一块地方,你就养点猪。88

:2010年10月,丁志民在北京畜牧总站的帮助下,从西藏林芝引进了60头纯种藏香猪,放在农场里养殖。

养这种猪,丁志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藏香猪长期在青藏高原的野外生活,体格健壮,心肺功能特别发达,具有很强的抗病能力和抗寒能力,抗逆性、适应性也非常强。冬天,北京郊区气温也很低,藏香猪只要是冬天引进到北京,经过一个冬天的适应,就可以习惯北京的气候环境,正常生长。

藏香猪繁殖能力较强,一年可繁殖2次,一次产仔8头左右。藏香猪脂肪含量很低,皮薄,肉质鲜美,2011年,丁志民试着卖了几头,回报让全家人惊喜。

丁志民的父亲 丁包成:起码不会赔了,还是有点赚头。应该说有点赚头。

:第一年就尝到了甜头,丁志民意识到,他以前不看好的养猪行业其实市场前景非常大。他更加精心饲养,藏香猪种群扩大得很快,200亩的农场很快就容纳不下了。丁志民做了一个决定,农场继续搞种植,另外再找一块地做藏香猪的专业养殖。

丁志民:从开始的玩玩,到现在,副业变成主业了。

(字幕:北京市密云区太师屯镇)

:2011年,丁志民在北京市密云区租下了1500亩山地,把藏香猪全部转移到了这里。

藏香猪是一个古老的畜牧品种,是西藏林芝地区的特产,它们全年放养,生活在海拔3000到4000米的山中,野性很大。

密云这边的养殖场面积广阔,而且是山地,这对善于奔跑,喜欢在外撒野的藏香猪来说,简直就是天堂。山上野生的各种果实都是藏香猪的美食。出太阳的时候,藏香猪在树荫下歇凉休息;下雨的时候,它们就在泥地里撒欢。就算冬天,它们也不回圈舍,而是在野外过冬。

丁志民:这就是藏猪,冬天自己在这里做的洞穴,在这里下小猪,冬天也就在这里过冬取暖。冬天的时候草少,只有树枝的情况下,全部的树枝弄得,雪压不下去,雨都淋不下去。

:在西藏,藏香猪是纯放养的[

丁志民:这个是我们自己配的,主要是一些粮食,玉米,麸子,还有豆粕,所以说我们的猪吃得还是很健康,很安全的。

:不但亲自配制饲料,丁志民还会就近观察猪群。藏香猪野性极大,很难让人靠近。

丁志民:我刚才是想,这两只小猪不是特别弱吗,我想把它抓出来单独补点东西给它吃,但是这头母猪就马上对我发生强烈的攻击。

记者:好凶。

丁志民:吓我一跳。

:从以前的不喜欢养殖业到现在的凡事亲力亲为,丁志民感觉他从来没有在一件事情上这么投入过。干这行比他做销售公司累多了,可自从养上藏香猪之后,他就有一种特别充实的感觉。丁志民隐隐约约意识到,很可能这就是他要找的那个田园梦。

他是北京市畜牧总站的副站长路永强,就是他帮丁志民从西藏引进的藏香猪。

在和路永强的一次聊天中,丁志民了解到虽然藏香猪稀少,可是在西藏乃至中国都很少有藏香猪的保种场。路永强的那番话让丁志民的那个梦,从此多了一份执着和追求。

那一天起,丁志明拿定主意,一定要在北京做一家藏香猪的保种场。

丁志民:因为咱们那很多好的地方品种,这二三十年都已经消失了,都已经灭绝了,我觉得我有点。随着这几年摸索,随着这几年猪群越来越大,我感觉到我能不能做些这样的工作?

:要做藏香猪的保种场,首先要保证藏香猪的系谱,也就是不能让藏香猪混乱交配,其次,必须保证藏香猪的野性,以免藏香猪的体质下降。

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丁志明清楚,要保持藏香猪的野性,就必须放养,让猪和在藏区一样,能在山上跑。可他没料到,这一放养,给他带来了无穷的麻烦。

这是记者采访期间在这里遇到的一幕。

村民:我那胳臂咬完的时候,我就给你打电话。猪我也没逮住,完了它咬一口,完了我撒开了。

:她是养殖场附近的一位村民,她说,前些天她在山上干农活的时候,藏香猪把她弄伤了。丁志民的脸上满是歉疚和尴尬。

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,以前,藏香猪经常三五成群地出逃,免不了糟蹋周边村子里庄稼。

村民
伍连华:这不,尖儿都给吃了,你瞅瞅。这里头都给吃了,就这儿一瞅都行,这个,这全给吃了,里头。发现有十来个,要没吃的,就到处瞎拱。这都是它拱的,到处拱,就这坑。

记者:这坑。

村民 伍连华:对,到处都拱。我拿那个镐打它,还咬人,就给砸跑了。

:尽管藏香猪现在已经极少过来捣蛋了,但为了防患于未然,村民们还是在庄稼地里、果树下布了陷阱下了套。

伍连华:这个。

记者:这是下的套儿?

伍连华:对。

记者:套什么?

伍连华:就套他的猪。它要一过来,那扣就抽抽了。脖子勒住了。

记者:就怕它来,是吧?

伍连华:对,怕它来嘛。

记者:这附近的庄稼都设了这样的套了?

伍连华:对。

记者:还有哪有?

伍连华:这不少。这个。

记者:这个?这也是用来套那个?

伍连华:这是夹子,夹的,它一踩就犯了,腿就给夹住了。

:因为藏香猪惹出来的祸,丁志民对村民们心生歉意,经常和村民们套近乎、陪笑脸,主动赔偿村民的损失。他知道,要实现藏香猪保种场的梦想,这些都是必须的。

为了不让自家的猪再去祸害村民的庄稼,丁志民下了大工夫。他用铲车把山道铲平,然后尽可能地在山上都安了铁栅栏,并且加高加固,让藏香猪想跳跳不出去,想挖洞逃出去也挖不成。

养殖场员工
钟师傅:现在那种比较硬一点,所以现在这种我们加固之后,铁线也绑得比较牢固,你看每条钢筋上面,我们连着绑了三根柱子。

:为了看牢藏香猪,丁志民经常去巡山,沿着山道上的栅栏一走就是一圈,一圈就是大几公里。他说一天要是不走上一圈,心里不踏实。

丁志民:我每天走一圈,要花一个多小时。

记者:一个多小时?那还是挺累的。

丁志民:还行。刚开始走的时候特别不习惯,挺累的,现在习惯了就好了。

:尽管如此,丁志民还是不能放下心来。因为他发现,在放养的情况下,藏香猪的野性带来的还有更致命的危险。

藏香猪性子野,那些大猪才不管谁家的奶能喝,谁家的奶不能喝,只要看见有母猪喂奶,就上前去抢奶喝。如果这时候小猪起来反抗,大猪还会把小猪打伤,十分凶悍。

这种时候,那些天生比较孱弱,后天又抢不到奶喝的小猪就倒霉了,在这个充斥着野性的群体里,即使血缘相近,比如它们的妈妈和兄弟姐妹,也通常不会等待它。

养殖场员工 钟师傅:这边有猪咬伤了。

记者:咬在哪?

养殖场员工 钟师傅:咬在头上,脖子上。

记者:有伤口吗?

养殖场员工
钟师傅:刚刚是咬在脖子上,找一下那伤口看。这猪不是一窝的,就乱吃乱咬。这皮咬破了。

:大猪抢小猪的奶喝,母猪咬伤别的母猪生的小猪,这都是因为藏香猪在山上放养,群居混乱造成的。更致命的是,公猪和母猪一起放养还会引起交配混乱。

公猪只要嗅到发情的母猪,就会上前交配,不管这母猪是不是自己的后代。这种近亲杂交,会引起系谱混乱。

北京市畜牧总站副站长
路永强:五十头母猪是在一条沟引的,十头公猪是在另一条沟引的,它们之间的近交系数应该不会太高,但是由它们发展到现在一千多头了,这里边近交系数相对来说比较高,那么在小的群体里面近交系数比较高,高度近交,将来可能会有问题。

:当初为了保证藏香猪的优质血统,丁志民引种的时候,公猪和母猪分别来自相隔较远的两条沟。可到了密云山上,为了保持猪的野性,一起放养,猪繁殖很快,就出现了近亲交配的现象。继续下去,藏香猪保种场的梦想就无法实现了。

问题要一个一个的解决。这是丁志民特意为母猪定制的小别墅,造价达到了8千元一栋。在这里,每一头母猪都享有这样的特殊待遇。别墅依山而建,周围再用铁丝圈出十几平方米的范围,作为母猪带着小猪活动的场所。

丁志民:正在休息,猪妈妈在外面保护它们。它们平时怀孕期间就到山上活动,到了快要临产的时候,我们就把它关到小屋子里面,这个活动大产房里面,让它在里面哺乳。

:母猪带着小猪住上别墅,丁志民在原来纯放养的基础上结合适度的圈养,这样避免了大猪来抢奶喝,也避免了小猪被别的母猪吃掉。至于公猪,丁志民专门给它们划出了山头,平时就让它们在专属的地盘活动,不能出来骚扰母猪。再给它们带上耳标,等到需要交配的时候,根据系谱逐一安排。

丁志民:这小猪已经有三个多月了。

记者:三个多月?

丁志民:对。

记者:我看你抓起来挺熟练的。

丁志民:原来经常抓。

记者:这个猪力气很大,挣得。

丁志民:你看,说明它非常健康。现在我们把它倒到别的圈,倒到顺义农场去。

必威,:为了让小猪更安全健康地成长,丁志民把它们都送到了顺义的有机农场。夏天,猪可以吃梨和苹果,冬天可以吃红薯和南瓜,猪育肥了,有机农场的果蔬也一点没浪费。

丁志民:你看,后面的猪过来了。它们现在基本就是在苹果和梨树下。

记者:就是等着吃,是吧?

丁志民:有时候是主动地去够树上比较低的梨。你看现在我们是这样的,梨跟苹果,树梢上比较高的鸟吃了,第一点的猪吃了,不高不低的就是我们人吃了。

:猪场和农场相得益彰,现在,农场也开始盈利,而藏香猪种群已扩大到了2000多头。丁志民说,要保持藏香猪的纯正血统,还需要继续一步一步的去探索,但他心里很踏实,因为梦想在远方,梦想更在路上。

丁志民:开始找到方向了,开始往这个方向在走了。

:丁志民开过公司、办过农场,转了一圈,终于找到了方向,做起了与自己专业相关的事。在北京的山区建一家藏香猪保种场,做这样的一件事丁志民感到踏实。我们相信会有更多的人,投身保护优良畜牧品种的行列,从中追求自己的人生价值。